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第010章 训练有素的医生III
字体设置
小提示: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
    小门萨虽然没有说话,但他颤抖的身体却出卖了他心中所想。他一想到自己要被开膛破肚,身体便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放轻松,不过是在胸前开个刀而已,不会很痛的。”

    南丁格尔一边安慰着,同时从【天使背包】里取出了一个厚重的白色金属手提箱。这手提箱的体积要比那小背包大太多了,很难想象南丁格尔是如何将这个箱子装进包里的。

    她点下手提箱边侧的一个按钮,伴随着一阵清脆的齿轮转动声,手提箱缓缓打开,里面放置的物品则让在场所有人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箱内是复杂的层级机械结构,第一层放置的是各种型号的手术刀片和刀柄,第二层则是手术剪和手术钳,第三层是各种镊子和其它手术器械,第四层则是注射器和各种药剂,它们每一个都十分精密小巧,独一无二,就像是最精致的艺术品。

    “这箱子里装的…这是刑具吗?”小门萨看了看那些精密复杂的手术器械,几乎有些颤栗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这些是手术器械,是专门用来做手术的工具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这…这…这…”小门萨还是无法想象手术的场景。

    南丁格尔取出4块不同型号的刀片和4把对应型号的刀柄,将它们组成了4把手术刀。期间她转过头,看着瑟瑟发抖的小门萨,忍不住浅笑道:“你害羞了鸭?”

    “不,不,是这样的…”小门萨苍白的脸颊突然染上一抹绯红,急急忙忙地解释道:“这会很痛的吧?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只会在打针的时候痛一小下,接下来就没事了。”南丁格尔解释着,同时取出一支注射器,吸入了一些药剂。

    “针筒里装着强效麻醉药,持续时长是9小时,期间可以保证你在手术过程中不会感受到任何痛苦…你别动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根细而长的针头,小门萨实在有些抗拒,但南丁格尔的话语中似乎有抚慰人心的力量,她轻轻按住小门萨的肩膀,温柔而坚定地说道:

    “请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看着南丁格尔宁定清澈的眼睛,小门萨突然感到…怦然心动。他深吸一口气,然后闭上眼睛,安静地躺在平板床上。

    “我要开始手术了。”南丁格尔说。

    “请开始吧,大夫。”门萨男爵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南丁格尔将麻醉剂缓缓推进了小门萨的胸腔,两分钟后,麻药完全生效,而小门萨也无异样。

    于是南丁格尔拿起了手术刀。

    她空出的左手伸出了食指和拇指,轻轻按在小门萨的胸上,在理清了人类胸腔的脉络结构后,手术刀如灵蛇般切开了小门萨胸口的肌肤,然后插入进了胸腔内部,熟练地般将整个胸膛剖开,露出了内里的器官组织。

    “这,这,这…”玛丽眼睁睁地看着这颠覆她认知的一幕,震惊到几乎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不论是血管也好,神经也好,甚至是心脏,都呈现出严重衰竭的症状,无一例外,上面都沾染着肉眼可见的濛濛黑气,这黑气便是黑暗魔法感染症的具象表现,其本质是黑暗元素,更是器官衰竭的源头所在。

    理论上讲,只要将这些黑气驱散,那么黑暗魔法感染症就会被除去病根,但黑气与被感染的器官盘根错杂,症状复杂到了极点,要想彻底治愈,需要一点一点抹除黑气,同时又不能伤及器官本身,这又谈何容易?

    南丁格尔将这一切尽收眼底,自然也明白这病症的棘手程度已经超出了她的预期,但她不仅没有懈怠,嘴角反而勾起一抹微笑,湛蓝的双眼更是流露出了极度兴奋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也许就是她的性格所在,越是复杂的病症,越是能激发她征服的**,更刺激着她在医者之路上一往无前,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她伸出食指,轻轻触碰着那些黑气。只见南丁格尔的食指指尖凝聚出了一条银色的能量丝线,这丝线仿佛有灵性一般,温柔地缠绕在黑气上,并缓缓收束、勒紧、绞杀。

    “这,这个力量的控制程度,简直…简直…”门萨男爵死死盯住了南丁格尔的指尖,目光中满是震撼。

    这道银色能量丝线,便是南丁格尔凝聚在外的一缕堕落天使之力。

    堕落天使之力,正如其名,“堕落”与“天使”分别代表力量属性的正负两种极端,成分相当复杂,基于神圣与邪恶,光明与黑暗、热与冷、正与负之间,正邪难分,其层面要远远高于单一正属性或负属性。而南丁格尔能够影响自身力量的属性偏向,使之可以偏向“堕落”(负属性)一端或是“天使”(正属性)一侧。

    而南丁格尔的控制下,堕落天使之力已经完全倒向“堕落”(负属性)一端,可以同化、分解属性相近的黑暗魔法感染症。

    在银线的绞杀下,黑气被分解成无数单个的黑暗元素粒子,沿着银线向上攀爬,并渗入进了南丁格尔的指腹内。这些黑暗元素是可以被level4的堕落天使之力所同化的。

    伴随着手术的进行,4个小时过去了,黑气已经被分解完毕,但手术才完成了一半而已。

    南丁格尔的脸颊已经染上了一缕病态的苍白,额头上更是挂满了汗珠。

    她很累了,负面的堕落天使之力虽然可以同化黑暗元素,但同样也会伤害人的身体。所以为了不伤到小门萨脆弱的胸腔器官,需要南丁格尔对自身力量精确到极点的控制,因此要格外专注,而这,是很耗费精力的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,则是要修复小门萨衰竭的器官。

    南丁格尔休息了5分钟后,指尖又凝聚出了一缕堕落天使之力,而这一次的力量,属于“天使”(正属性)一侧,能够迅速修复受损机体,并大幅度激发细胞体的生命活性,通俗点说就是有极强的治疗效果。

    在正属性力量的作用下,小门萨衰竭的胸腔器官渐渐好转,但南丁格尔还是小心翼翼地操纵着力量。人类机体的耐受力非常有效,正属性的堕落天使之力治疗效果又实在太过狂猛,如果不加以控制,那么受损的机体不仅不会恢复正常,还会因超出细胞耐受的巨大活性混乱无序地疯狂生长,最后长成一个肉瘤、一个肿块,或是其它什么无意义的畸形细胞组织。

    又过了4个小时,小门萨的衰竭器官被修复了个七七八八,已经彻底坏死,无法修复的部分,则全部切除,剩下的,基本还能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南丁格尔最后将刀口合拢、缝合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后,老门萨发现,用来清洗手术器皿的水足足换了8盆,用来给手术刀消毒的油灯也几乎要燃尽了。

    南丁格尔长舒一口气,直接瘫软在了椅子上,面色苍白,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她太累了,这一次手术的复杂程度可以说是前所未有,因为相比较于魔裔,人类的身体太过脆弱,而复杂程度又有过之而无不及,所以她必须小心翼翼地操纵自己的力量。但好在实力使然,她没有出任何纰漏,一次都没有。

    所以手术很成功。

    看着熟睡中的儿子,门萨男爵突然问道:“我儿子…他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手术很成功,但他还需要静养一个月,才能慢慢恢复健康。”

    表情如亘古冰山般严峻的男爵终于露出了一丝衷心喜悦的微笑,儿子能活下来,意味着很多危机得以消弭,这对他的家族而言至关重要。他向南丁格尔深鞠一躬,真诚地说道:“谢谢你,你是唯一治好他的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这是我身为医生的职责。”南丁格尔客气道。

    门萨男爵缓缓走了过来,站在了南丁格尔身后,低声说道:“很难相信,黑暗感染症这种病症,竟然会被你彻底治愈。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?小门萨的器官已经严重衰竭,虽然得到一定治疗,但不可能完全恢复,小门萨的寿命,最多只剩5年,且失去了生育的能力。

    这是南丁格尔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好了吗?”老门萨又问道。

    南丁格尔转过头,对视着男爵,男爵则报以慈祥的微笑,看起来无比的温暖和煦,只是他的眼睛有些疲惫,眼白布满了血丝。

    南丁格尔突然意识到,这是一个上了岁数的男爵了,他很老,他是贵族,他只有这一个儿子,再过5年,儿子早死,自己绝后。

    对于无比重视家族传承的贵族来说,失去了继承者,便是巨大的灾难,而一旦这个消息被他的敌人所知晓,那么后果,一定是灾难性的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将这和消息告诉他,那么为了灭口,他会…

    对视着男爵布满血丝的眼睛,南丁格尔突然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残忍与邪恶,在这份邪恶的渲染下,老门萨的微笑宛若魔鬼。

    南丁格尔脸上绽开一个温暖单纯的笑颜,她微笑着着回答道:“他只要得到足够休息,就会完全康复,并且不会影响身体的各项机能哦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啊,我先前还以为会有啊不好的影响,如果能完全康复,那很好,毕竟他是我唯一的儿子。”老门萨看着自己的儿子,微笑道。

    南丁格尔扭回头,被吓出了一身冷汗,也许是自己太多疑了,但她真的觉得,如果说出了真相,那自己,会死的。

    “你治好了我的儿子,我要册封你为骑士!你想做哪个地方的贵族?只要是在我的领地范围内,你可以选择任何一个地方作为封地,这里?还是这里?”老门萨指出了领地地图上标注的几处村庄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一个部下而已,如果可以的话,我请求将任务奖励转让给我的队长。”南丁格尔微笑道。

    老门萨的心情格外不错,他一挥手,答应了南丁格尔的请求,同时吩咐管家:“将这位大夫的同伴叫进来。”

    看着管家的背影,南丁格尔掏出手绢,将脸上的汗珠擦拭干净,又说道:“我有一个私人的请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请求?”

    南丁格尔看了一眼脸色复杂的玛丽,微笑道:“我和玛丽医生有一个约定,希望在您的见证下得到履行。”

    “约定?什么约定?”

    南丁格尔指着玛丽,道:“那个约定对您来说实在是一个冒犯,如果您想知道的话,那么可以问她。”

    “哦?冒犯?”老门萨注视着玛丽,眼神越来越严厉。在男爵的注视下,玛丽低下头,充满畏惧地说道:“我和她打赌,如果她治不好贵公子,那么她就做我的学徒,如果她治好了贵公子,那么我将答应她任意3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任意3个要求?你为什么要设置如此苛刻的约定?是你觉得她治不好我儿子,还是你希望她治不好我儿子?还是二者兼有?”

    面对老门萨语气越来越冰冷的质问,玛丽跪了下来,声嘶力竭地回答道:“我没有这个意思,我只希望贵公子能平安…原,原谅我吧!”

    “哼!”老门萨没有再去看玛丽,但玛丽明白,在男爵对南丁格尔的支持下,自己没可能赖账了。

    “只要在这曼德尔夫城,有人敢找你的麻烦,那就报上我门萨的名号,会有人收拾那些宵小之徒的。”门萨转过头,对南丁格尔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歌德和爱德华在管家的带领下,进入了小门萨的卧室。老门萨看着歌德,突然问道:“你看起来像是一个战士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大人。”歌德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,这块封地属于你了。”老门萨指着领地地图的最东侧,那里正是位于达克斯山脉中的河谷村落,临近新界山和达克斯支流,也是自己当初看中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果然将这块土地送给了我。

    歌德微鞠一躬:“谢谢您,男爵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发布了两个任务,一个是治好我的儿子,一个是干掉伤害我儿子的黑暗法师。现在我儿子已经无恙,接下来,是如何惩治那个邪恶的黑暗法师了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老门萨将河谷村落册封给我的原因,布告里已经提到了,达克斯山脉盘踞着一伙山贼,贼首正是黑暗法师。他将这块土地册封给我,其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借刀杀人。

    歌德没有回应,而是静待下文,老门萨一定会给出任务完成的奖励。

    只听老门萨继续说道:“如果你能杀了那个邪恶的法师,我将给你一个开拓骑士的头衔,拥有自主权。”

    开拓骑士和骑士相比虽然只多了开拓这个前缀,但其实完全不同,骑士从本质上讲是一种附庸,受所属男爵节制,除了一些内政权力外,自主权力极其有限。

    但开拓骑士则完全不同,开拓骑士虽然也是骑士,但只是名义上从属于男爵,实际上拥有近乎完全的自主权,例如从本土募兵、宣战、结盟、领土扩张等,这是普通骑士所没有的权力。

    另外,骑士是正式的贵族爵位,贵族体系的最低一级爵位,而开拓骑士并非贵族,更类似一种职位,代表着扩张领土的职能。不过在斯拉夫人看来,是否是贵族并不重要,只要你手中的刀够锋利,锋利到能让所有人闭嘴,那你就能树立起一杆正统贵族的旗帜了。

    听到老门萨抛出了这个筹码,歌德再次微鞠一躬,道:“男爵大人,我…尽力!”

    门萨男爵露出了微笑。事实上已经有无数有实力的家伙,为了能得到悬赏,去追杀那个黑暗法师了,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从来没有人能活着回来…

    眼前这个年轻人,应该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这时在歌德面前弹出了一个信息框:

    【任务:初步融入费伦位面】

    【任务完成。】

    【从现在开始,系统不会再发布任何任务,您将不会受到任何限制,按照自己的想法驰骋在位面裁决的世界。】

    【祝你好运!】
为您推荐

@第八区 . http://www.dibaqu365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第八区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