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章:梨园
字体设置
小提示: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
    梨园!

    一个穿着黑色毛衣,十字绣短旗袍的妇女,脖子上还挂有项链,耳朵上的耳坠下垂,一看便知,是一个贵妇人。

    站在梨园门口,脸上挂着焦急,直跺脚,,对着守门的人道:“小哥,这是大洋,你拿着,我为了二爷的戏已经准备两次了,都错过了,这次你让我进去吧!”

    “哟!夫人啊!”守门的人摇头为难的看着这贵妇人,道:“你这都错过两次了还说是爱看二爷的戏?”

    妇人斜着眼睛,换了语气道:“这忙嘛,梨园在常沙城中心,我从城边赶过来的,通融一下,小哥,再给你一块大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钱的问题,夫人!”守门的人将大洋推了回去,一个劲摇头:“您还是下次来来吧!”

    张日山将车停在来了梨园旁边,那守门的人见了,立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妇人张着嘴巴道:“你这人,话还没说完呢!”

    守门的人却不理她,走到车门口,他知道这是佛爷的车。

    对着窗子,热情的对着车里的人敬礼,笑着道:“张副官,今天……”看了一眼车里没有章起山:“今天你一个人来啊?”

    张日山瞪着他,道:“把你狗眼睛睁开了!”

    守门的人一看,车里还有一个人,眨了一下眼睛,慌张道:“这位爷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温爷!”张日山下车将车门打开:“佛爷叫我送温爷过来听二爷的戏。”

    嘶!佛爷的车亲自送过来?

    守门的人吸了一口气,心头道:这是何方老爷,惹不起。赶紧笑着道:“温爷,刚才眼拙,你里面请!”

    张日山为温羽打开车门:“温爷,我在这儿等你,还是一起进去。”

    温羽道:“副官,你是佛爷的亲信,你太客气了,一起吧!”

    张日山道:“也好,听完回去,明天还有正事。”

    守门的人抬眼皮看了一眼温羽,暗自记下了温羽的相貌,听张日山的语气,这个人不简单,来头不小,连张日山都三分礼让。

    “两位爷,请!”守门的人赶紧弯腰请两位进去。

    张日山陪同温羽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刚才那妇人看着温羽和张日山进去了,一脸的泼赖出来了,大怒:“他们能进?我却不能进?”

    守门的人冷冷的道:“妇人,我劝你别在这里闹事,有点脑子,张大佛爷的副官张副官,亲自开着佛爷的车,送刚才那位爷来,你说那位爷和佛爷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佛爷都得给这位爷面子,你想想这位爷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那妇人不发怒了,也不泼辣了,沉默了!能够让张大佛爷的副官开着佛爷的车接送的人。

    常沙城估计没有几个,那妇人想到这里吓了一跳,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头?

    “妇人,你还有意见?”守门的人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了!”那妇人冷静下来,慢慢的转身离开,脑海里面浮现出温羽的面孔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又走回来,将刚才递给守门人的大洋硬是装在了他的口袋里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这是为难我啊!”守门人将钱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哎!”贵妇人推回去,道:“我不进去,只是想请小哥帮一个忙,你就叫我王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王夫人,我还是不能收你的钱。”守门的小哥再次退回来钱。

    “你拿着,不是关于二爷的,你只需要留意刚才那位爷就可以了。”王夫人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位爷?”

    “对!”王夫人说完转身,扭着腰肢离开了。心头幻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守门的人摇头,吐了一泼口水,暗道,刚才那位爷怎么看得上你这样的货色。对着大洋吹了一口气,放在耳边听,笑着装进了口袋。

    温羽也没注意身后发生了什么,走进了梨园内。

    中间搭的台子鲜花簇拥,台上的人正在唱戏,十几张桌子摆在四周,桌上的放着一杯茶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!

    一张桌子上的茶杯给人摔在了地上,这人骂骂咧咧列的站了起来:“老子花钱是来看二爷的戏,这什么意思,叫几个小跟班在上面学公鸭叫,老子的钱是大风刮来的?”

    这人的吼叫声打断了唱戏的人,也打断了听戏的人。几十双眼睛圆鼓鼓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,我李三斧什么时候怕过?”李三斧抖动大衣,身后的两把斧头露出来,想要吓唬人。

    “这位爷啊,能来听二爷唱戏的人,那个人在常沙不是个角色,今天二爷说了,晚点到,你急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!什么钱是大风刮来的?你要是听不起,没这个钱,你就别学着人家玩高雅,这里的人都是听过二爷唱戏的,既然来了,二爷在与不在,都是捧场听戏!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就是一个生客,怕是好不容易有点钱,来二爷这儿显摆,二爷不唱戏,觉得自己亏钱了。”

    李三斧越听越不是滋味,伸手将身后的斧头拿了出来。大怒道:“妈的,咋滴,你们今天谁想和我过几招?一个个说话,骂人不带脏字,老子最不喜欢这一套,有本事真刀真枪干一仗。”

    两把斧头明晃晃的在李三斧手里,对着刚才说话的人,转了一圈,才指着台上的几个唱戏的人道:“快叫二爷出来,唱一段戏给我听,不然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张日山看不下去了。看着这人道:“你想怎样?识相的话,立马磕头认错滚出常沙城,不然的话你活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哟?”李三斧回身:“你他马谁呀?”

    .
为您推荐

@第八区 . http://www.dibaqu365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第八区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