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章:换个思路
字体设置
小提示: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
    “温爷这个人就是当晚守夜的值班员,顾庆峰!”

    顾庆峰走过来,操着一口川普!

    “哎呦,我挨你缩嘛,大晚上嘞,嘿死我咯……”顾庆峰凑近温羽耳朵:“这是辆鬼车,常沙城要来鸡爪爪(恶鬼)啰!你莫挨佛爷缩。”

    温羽咳嗽了几声,示意章起山已经过来了。

    章起山眯眼看着顾庆峰:“昨晚的情况给温先生说清楚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说清楚了,佛爷!”顾庆峰紧张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嗯!”章起山叫了旁边的士兵:“给他安排个职位。”

    章起山意思是把顾庆峰关起来,常沙这么多老百姓要是知道常沙来鬼车的谣言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莫得事嘞,我觉得值班员挺好了!”顾庆峰没有听出来其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章起山没有管,伸出手指着火车,道:“温先生,棺材就是从这里面出来的,你是要先看棺材还是火车!”

    温羽看了一眼火车,门窗全是焊条焊死的,上面堆满泥巴灰尘,看着像是从地下刨出来的,一些地方锈迹斑斑的,绿漆掉了,看起来不像是可以开的车。

    “这个司机厉害,可以将车准确的开进站。”温羽道。

    “嗯,应该是有几十年经验,不然到不会这么准确。”章起山嘴角笑,心头想温羽真是细心:“温先生,那先看火车,走这边,这些地方都焊死的,前面有一节车厢用气焊切割开了。”

    齐铁嘴看着张日山,道:“怎么样,我找的人,细心不,一语中的。”

    张日山切的一声,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走到了车头的位置,温羽看了一眼车头上的076数字,数字下面的焊条被切掉,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温羽要走进去,章起山拦住了,道:“里面都是尸体,温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张日山递过来防毒面具,温羽接了过来,不过没有戴上。

    温羽笑道:“谢谢副官关心,不过……”温羽没有说完,直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齐铁嘴看着张日山:“看见没,副官,人家温爷多大的度量,多会照顾你的面子,不需要!但是为了你的面子才接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话多!”张日山说完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火车里面和外面就是两个世界,里面因为光线的原因,一些地方昏暗一些地方明亮,温羽响起了自己拿破楼上二楼找东西的时候,阳光透过那唯一的玻璃射进来,灰尘漂浮的样子。

    忽明忽暗的光线下面就是死人,一个接着一个,横七竖八趴在火车坐垫上,蜘蛛网一网一网的,这该是有多长时间了没有人进来过了。

    “温爷,你是没有当时就进来,这过道上的蜘蛛网是我打掉的。”齐铁嘴道。

    温羽没有管他,接着看火车上的凄惨尸体。

    有的尸体的手臂发黑的瘆人,像是烧到一半的木柴,从火堆里抽了出来,上面黑乎乎的,还有一些突起的斑点,坑坑洼洼。

    后背上面有纹身,温羽看了一眼,就不看了,有些是破皮的,看着恶心。

    再往前面走,火车上的皮沙发没了,取而代之的是棺材,下面一层直接放在铁皮上面,上面一层放在焊死的铁棍上,又用铁皮固定了一遍。

    棺材的黑漆也掉了,木头发黄发白,像是水泡过的,浮肿的变形,有些已经从铁架子上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棺材上面有编号,温羽瞧见,说明这是土夫子倒出来的,这么多,怕是发了大财,看着齐铁嘴和章起山道:“两位,看着这些数字熟悉吧!”

    齐铁嘴瞪大了眼睛,棺材上面的标号是土夫子喜欢用的数字,用来区分主墓室出来的棺材和耳室出来的棺材,简单来说就是标明那个棺材里面的宝贝多。

    章起山多瞧了一眼温羽,心头猜测这个人还懂这个,身份有些特殊嘛,咳嗽一声,“咳咳,温先生,前面你要堵住鼻子!”

    温羽点头捂住了鼻子,往前走,刚走到下一节车厢门口,一口臭味袭来。

    这里的蜘蛛网也比其他的地方多,角落有三个蜘蛛网团,像是一坨棉花,又像是一个蛹,仔细看是三个死人在里面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皮肤干瘪瘪,已经发黑色起皮了,牙齿隐约看得见,那种游戏里面的骷髅兵,加上一层黑色丝网一样,看着不是很害怕,但是还有头发看着就害怕。

    一个骷髅还长有头发,这是什么畸形种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让温羽差点吐了出来,不是干的,像是农村那种厕所里面的那个东西,被风干了,黑乎乎的一片,外层看着是硬的,有一层皮,估计碰一下就是软的,黑色的汁水流出来,应该就是臭味的来源。

    几个人都捂住了鼻子,齐铁嘴,道:“佛爷,我下车吐一会儿!”

    章起山看着齐铁嘴的脸色煞白,嫌弃的道:“去,别把车吐脏了!”

    张日山冷笑:“娇生惯养!”

    齐铁嘴捂住了嘴巴,想说话,脸憋红了,忽然间嘴巴鼓起来,他瞪大眼睛使劲的咽气,嘴巴不鼓,可是喉结鼓起来了,嗝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八爷,你不会是吐出来又咽下去了吧!”张日山不可思议的看着齐铁嘴刚才一系列的动作。

    张日山这么一说,章起山和温羽也耐不住了,反胃。

    齐铁嘴瞪大了白眼镜,摇摇头,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佛爷,看的也不不多了,咋下车看棺材去吧!”温羽道。

    章起山点头,几人小跑往后退,过程太压抑了,大家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下了火车,看着外面暖暖的阳光,温羽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温先生,能够推测出来不?”章起山脸色苍白的看着温羽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!”温羽摇头,脸色也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那再看看棺材!”章起山道。

    齐铁嘴趴在一旁吐,张日山也给恶心到了,喝了一口水,漱漱口。

    “温先生,你心理素质这么好?”章起山总感觉温羽身上有一股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沉稳。

    “哪有?”温羽笑着道:“今早饭一粒米不进肚子,哪里吐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章起山也跟着笑起来:“那温先生忍耐一下,看完棺材再吃了,吃完又看棺材,那太折磨了!”

    温羽点头!

    几人换了一会儿,来到方哨子棺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温先生,你今早看的东西就是这里面掏出来的。”章起山道。

    “嗯”温羽:“哨子棺!”

    “温爷这你也懂啊?”齐铁嘴略感惊讶,在车箱里就想问温羽是不是也是同行了。

    “了解一些!”温羽道:“哨子棺之所以叫哨子棺,因为这棺材像是一个巨大的铁哨子,长方形的棺材的顶部,只有一个圆形的空洞,想要开棺,那就得伸手进棺材内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开这样的棺材,必备三尺琵琶剪,琵琶剪的一边卡在手臂上,另一边再栓一根绳子在绑在马尾巴上,要是里面有东西,给马一鞭子,剪断手臂保命。”

    章起山看着温羽皱眉,道:“嗯,不错,但是我们还得配备一个锣鼓!”

    温羽笑笑,道:“也是,佛爷家这么大,锣鼓声响亮嘛!”

    “嘶”齐铁嘴惊叹的而看着温羽:“温爷行家啊,这么懂?”

    “不算行家!”温羽摇头:“略知一二!”

    “谦虚了,温爷!”张日山也奉承一句,温羽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行家,可是一言一行都是行家啊:“真是看不出来啊,原来温爷藏得这么深。”

    “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!”齐铁嘴道:“我从温爷进入我那破铺子,说南北朝玉石,那叫一个满堂惊叫啊,我就知道,温爷器宇不凡,举止优雅,定是高人了!”

    “八爷,你这是夸自己还是夸温先生?”章起山白了他一眼,看向温羽:“温先生,走,吃饭去,边吃边说。”

    .
为您推荐

@第八区 . http://www.dibaqu365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第八区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