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第033章 “收藏”
字体设置
小提示: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
    歌德带着雷曼诺夫逛了一趟河谷村,在看过新建造的石木垒墙防御工事、新开辟的农田、建造在达克斯支流上的水车和空旷多风空地带上的风车后,雷曼诺夫也不得不暗自赞叹歌德的能力。

    能在短短4个月内完成了河谷村的初步开发,并获得如此卓然的成绩,这足以证明歌德的姿势水平,要远比那些表面光鲜亮丽满口骑士精神、但内里毫无行政才能,暗地里阴险毒辣、为了一丁点眼前利益便无所不用其极连老妈都能出卖的腐朽贵族,要高出无数倍的无数倍。

    在经过一片墨绿色的农田时,雷曼诺夫看到魔法稻正在随风摇摆,就仿佛平静的墨绿海洋洋面上掠过了多情的海风,卷起一阵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绿色浪潮,如青春洋溢的少女般美丽热情,同时也充满了旺盛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雷曼诺夫看着浪漫的农田,也不禁感叹她的美丽。即便他不懂农作知识,也能预想到这片农田种植的是必然是某种秘密培养的高产作物,她的生命力是如此旺盛,想必等到收获季时,歌德一定能收获数量超乎自己想象极限的粮食。

    欣赏到这里,雷曼诺夫突然感慨道:“年轻的时候,我第一次来到河谷村,那时的我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女孩,但现在,我已经是4个孩子的父亲了。”

    当听到这里时,歌德的笑容突然就尬住了,一瞬间大量的信息流从脑海中流淌而过,再看眼前这个油腻的胖子除了胖和代谢旺盛以外,五官竟意外的有些女性化的清秀?最终无数事实总结为一个真理,那就是艺术来源于生活,生活比艺术更艺术。

    雷曼诺夫感慨过后,内心又突然多出了一个疑问:他带我看这片农田的意义到底是什么?是单纯炫耀自己强大的农业生产力,还是只是因为这里景色足够美丽是个值得一看的景点?亦或者是有别的什么目的?难道他就不怕我们在商量借粮的数量事宜时加大力度吗?

    雷曼诺夫正在疑惑之时,在歌德的带领下,二人又来到了村中心的广场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我的收藏馆,专门用来收藏一些有价值的收藏品。来,雷曼诺夫先生,一起来欣赏下我的藏品吧!”

    歌德仿佛将雷曼诺夫是个变性人这个事实抛诸脑后,面向他张开双臂,露开一个真诚而热情的微笑。

    雷曼诺夫看着歌德身后,如森林般矗立在广场中央的数十根尖锐的木桩,以及被盯死在木桩上的人体标本,嘴角不禁抽动了一下,勉强笑了笑,说:“他们都是谁?”

    歌德指着最外围的一具尸体,说:“他是纳德,济贫会的二当家,我想你应该多少知道一点他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雷曼诺夫瞳孔不禁微微收缩,再看那具尸体时,虽然看起来十分干瘪苍老,布满了诡异的老人斑,仿佛在临死前被抽干了所有的生命精华,但经过了防腐处理,表情凝固在了临死前那一刻,赫然就是纳德本人!

    穿刺公没有虚张声势,他真的干掉了纳德,而且纳德的死状也太诡异了,这说明歌德手下有能人异士,能够让纳德以干尸的状态死去,也因此雷曼诺夫的表情也变得格外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雷曼诺夫济贫会虽然人数很少,只有可怜的一百人,但也因为人少而容易指挥,更能将所有力量攥成一个拳头,灵活机动,在地形复杂的达克斯山脉更是难以抓捕。最重要的是济贫会的首领科索尔,那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黑暗法师!

    有传言科索尔已经被干掉了,而杀死他的人就是河谷村新晋的开拓骑士。在雷曼诺夫看来,这只是传言而已,科索尔能吟唱4阶魔法,这说明他至少是20级的黑暗法师!这么强的家伙怎么可能会被一个没听过名号的新人干掉呢?

    既然没看到过科索尔的尸体,那么这则传言根本得不到证实,而得不到证实的传言,就是谎言。

    但纳德的尸体就活生生的摆在自己面前,他作为科索尔的忠实部下,他死了,科索尔不可能无动于衷,至少会为他收尸,给他在一个体面的葬礼。

    但直到现在,纳德的尸体就这样被插在木桩上,在阳光下暴晒,而科索尔一直都没有出现,难道科索尔真的死了吗?

    似乎是看穿了雷曼诺夫的心思,歌德略带歉意地说道:“很遗憾没能让你看到科索尔的尸体,因为他是个真正的勇士,他得到了我的尊重。为了防止他的尸体被人亵渎,我已经将他火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雷曼诺夫挤出一个笑容,继续说:“这位死者看起来有些分量,那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请看。”歌德又指着一具小腿长得过于畸形的尸体,说:“长腿莱戈,我想你应该认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雷曼诺夫的笑容又油腻了好几分,很显然,他对莱戈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“长腿莱戈,只听外号就是一个速度型战士。当时他带着二百多号喽啰前来‘借粮’,鉴于他们粗暴的言行和无礼的态度,我理所当然的拒绝了,于是他们悍然发动了进攻。”

    “众所周知,莱戈的战术很简单,就是在大批喽啰的掩护下,他凭借速度在乱军中实施斩首行动,只要杀掉敌军首领,那么久接下来的残局自然容易收拾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在以往,他的战术成功了多次,但这一次,他踢到了铁板。”

    “在混乱的人群中,他觉得他速度很快,他觉得他隐藏得很好,他觉得他能在乱军中杀了我,但只是他觉得而已,我不这么觉得,我一眼就注意到了他。在我看来,他就像一只断了腿的猫,慢吞吞地爬到我面前,他拿起匕首捅向我胸膛的样子,就像猫挥动爪子要攻击他的主人那样可笑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等到他捅到我,我一脚,就把他踹死了。”

    雷曼诺夫的笑容有些难以维持了,因为顺着歌德的手指,他看到长腿莱戈的尸体,胸膛上有一个明显凹陷的可怕坑洞,很明显是歌德一脚踹到那个地方,直接将他的胸腔整个踹烂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下一具藏品,他叫绿先生格林,多么独特的名字啊,呵呵,他擅长利用大自然隐藏自己,只不过隐藏自己的手段实在有些拙劣,我拿起一块石头,稍微用了点劲,砸到了他的帽子上,他的脑袋就…开花了。”

    歌德攥紧的拳头缓缓张开,修长的五指状如盛放的昙花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歌德绘声绘色地介绍完十几具藏品,将每一具独特的死法和死状都介绍得清清楚楚。听到这里,雷曼诺夫终于忍不住了,他忍住反胃,说:“您的藏品实在是让人大开眼界,但请原谅我的冒昧,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先做正事,不是吗?”

    歌德走到一根木桩旁,木桩上两具死状扭曲的尸体衬托得他犹如来自里位面的杀神。他微笑着点头,说:“是的,我们现在可以谈谈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就在这。”

    看着歌德身后数十根尖锐哦木桩和木桩上扭曲可怖的“收藏品”,即便以雷曼诺夫以变性为代价锻炼出的强大的心理素质,也很难说没有受到影响。他深吸一口气,平复了一下心情,说:“我想借一些粮食,大概够两千人食用3年,至于归还期限,也是3年…”

    看来藏品还是起到了效果,至少雷曼诺夫了将归还期限由50年缩减到了3年,语气也柔和了很多。

    但这还远远不够,绝对不够,歌德不能让借粮这件事发生,因为他必须规避对方无法偿还的风险。

    歌德平静地看着雷曼诺夫油腻的脸,目光如来自极北冰川的夜风般寒冷。在歌德的目光注视下,雷曼诺夫油腻的脸不断冒着油腻的汗滴,并滴入土地,吸饱了汗滴的土壤也变得油腻肥美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评估过你们的履约和偿还能力,你们以各种闻所未闻的渠道进粮,包括所谓的借,但似乎从来没有外流过,连基本的偿还都没有…注意,是从来没有。”歌德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是的,那是因为粮食作为重要的物资,自然要增加库存,至于偿还…债主已经回归主的怀抱,即便我们想还,也只能等死后了。”雷曼诺夫尬笑着解释,也不知道这到底是解释还是威胁。

    “是吗?做你们的债主还要等到死后才能收账?”歌德遗憾地摇了摇头,说:“鉴于你方之前的借粮和偿还情况,我们是不可能借粮给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都不借吗?我们达克斯山地团可是有2000多张嘴嗷嗷待哺呢。”雷曼诺夫特别强调了2000这个数字。

    “别说2000个人,就是2000头德意志特产的肉用铂林猪,我们也养得起,但是鉴于你们的履约能力,在借粮这件事上,有无法规避的偿还风险,所以我拒绝你们的请求。”

    雷曼诺夫本来想用人数优势让谈判的天平向己方倾斜,但歌德直接将山地团的2000号人马说成2000千头猪!这简直,不,这就是**裸的挑衅!

    但在看过歌德的藏品后,雷曼诺夫马上冷静了下来。或许达克斯山地团在数量和综合实力上碾压歌德,但歌德耀眼的战绩让雷曼诺夫不得不进行自我评估,那就是,在消灭掉歌德的势力后,达克斯山地团还会是达克斯山脉排行第3的山贼组织吗?

    歌德背后的这些藏品在活着的时候,哪个人的纸面实力不在歌德之上?可他们却无一例外,都被歌德做成了标本,珍藏于此。
为您推荐

@第八区 . http://www.dibaqu365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第八区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