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第024章 兄弟情仇
字体设置
小提示: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
    “看来,你们之间有恩怨。”歌德猜测说。

    “恩怨?”科索尔的表情变得越发狰狞,随着面部肌肉的抽动,就连脸上的伤疤都蠕动起来。他恨恨道:“何止是恩怨?就是他夺走了我的一切,毁了我的人生!”

    “我能听听你的故事吗?”歌德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爱德华走到科索尔身边,对着他的断腕施展了一个1阶技能凝血术,喷血的断腕即刻凝止。

    这是基于鲜血力量的治疗类技能,对所有拥有血液循环的生物都有不错的外伤治疗效果,科索尔当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科索尔沉默了半晌,终于开了口。

    故事很简单,科索尔的全名是科索尔.玛丽.门萨,是老门萨男爵的大儿子,他的母亲则在分娩他时难产而死。

    于是,老门萨娶了第二任夫人,并生了二儿子:卡帕.艾莉.门萨。

    随着兄弟二人的长大,他们的天赋也逐渐显现出来,哥哥科索尔强于文学和知识,弟弟卡帕则更喜欢习武,并且修炼出了黑暗斗气。

    老门萨渐渐老去,他立下遗嘱,将爵位传给了卡帕,但同时,出于对亡妻的怀念,他将领地内一片不小的领土分割给了科索尔。

    老门萨真的太昏聩了,他将土地分给科索尔,目的只是为了科索尔的后半生有个依靠,但他没想到,这根本不是依靠,而是祸根!贵族为了土地,哪怕亲如兄弟,也会自相残杀。

    卡帕在他生母的指示下暗中布置,一张针对自己同父异母哥哥的阴谋之网开始编织、铺设、徐徐展开。

    老门萨瞑目的同时,卡帕便发动了政变,在成为现任男爵后,便调动全部力量,将所有科索尔及其母系的亲人、朋友和亲信部下赶尽杀绝!

    当说到这里的时候,科索尔颤抖的更厉害了,甚至于眼角都流淌着一点泪光,能够忍受剧痛而不叫出声音,却在这时颤抖甚至流泪,看得出来,这段过往对他的影响很大。

    “为了逃避追杀,我吞下热木炭以改变自己的嗓音,又用烧红的铁块,烫伤了自己的脸,最后为了彻底改变容貌,又狠狠在上面剜了几个口子!我相信,没人能看得出我的容貌,更不会有人能听出我的声音…除了你!”科索尔咬牙切齿地说着,然后又深深地看了歌德一眼。歌德明白,他指的是自己竟能看得出卡拉和他的父子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带着母亲的遗物逃了出来,遗物中包括记载黑暗魔法的魔法书,蜥蜴法杖,还有一颗山地巨蜥的蛋。而幸运的是,学习了冥想法后,我能清晰地感受到黑暗元素的存在…这说明,我有修炼黑暗魔法的天赋。”

    “我疯狂地修炼,然后娶妻生子,而儿子,就是卡拉。”

    他露出一丝丝幸福的微笑,但马上表情又变得无比饮恨,仿佛有一团永远化解不开的业火,在瞳孔深处熊熊燃烧!

    “我以为过上平常人的生活,就能忘记过去。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每当我闭上眼睛,我就会看到那被屠杀的亲人朋友,他们向我伸手,祈求我的帮助,但我却只能看着,看着刀剑插入,看着鲜血溢流,看着他们被侮辱,看着他们向我哀嚎,自己却…无能为力!”

    “我要复仇…我一定,要复仇!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发誓,杀了门萨,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。这个条件,怎么样?!”

    故事讲述到这里,他很期待地看着歌德,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别太高看自己,老家伙。”歌德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,冷笑着说,“你是很惨,但只有你自己被自己的故事感动了,可我没有。你想想看,作为一个阶下囚,仅凭几个故事,就能让你有谈条件的资格吗?”

    科索尔的表情变得更加冰冷,但紧接着,表情便解冻了,随后又是释然的一笑,对啊,一个阶下囚而已,自己凭什么让别人发誓为自己复仇?

    “不过,今天我的心情不错,如果有机会的话,我不介意顺手杀了他。”歌德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科索尔露出了衷心喜悦的笑容,似乎在这一刻,所有的疼痛都离他而去。他转过头问卡拉:“儿子,你后不后悔?”

    卡拉淡淡笑道:“儿子从来都没有后悔过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你是爸爸的骄傲!”科索尔笑得更开心了,他转过头对歌德说道:“我的办公室里有一个书橱,里面盛放有我所有的黑暗魔法心得;地牢里关押着不少奴隶,他们无家可归,急需依附一个贵族,你能用我的头颅换取他们的忠诚,然后挑选忠诚的出众者,来组建你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大的价值,就是能在老门萨手里换得一个开拓骑士的头衔。”

    科索尔听了,露出了一个嘲弄的笑容:“是吗?这是他的一贯风格,开拓骑士听起来权力巨大,但他绝对不准你染指他的地盘,你扩张的方向,只有达克斯山脉以东的冬伯利亚,那里是苦寒之地,大片的冻土与针叶林,贫瘠的大草原,居住在那儿的更是种族繁多…桀骜不驯的凛冬精灵,野性难驯的游牧民,狂暴的极北巨魔,等等等等…可没有开拓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应该过问的事情?”歌德问。

    “我只关心你能不能做到答应我的事。呵呵,你现在手下只有这点人手,如果不扩张自己的势力,想替我报仇那是痴心妄想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有我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相信你,另外,这是钥匙。”科索尔将脖子上的项链丢给歌德,上面挂着一个水滴型的银坠,银坠还散发着淡淡的黑暗气息。

    “你能用它开启我的私人书橱,书橱就在我办公室的油画后,里面有5个笔记本,记载着我的魔法心得…要小心翻阅,上面记录的知识可都是价值千金。”

    歌德接过钥匙,然后将一把匕首丢给科索尔,道:“你自我了断吧。”

    科索尔接过匕首,然后抹断了自己的喉咙。

    卡拉捡起匕首,和他的父亲一同归去。

    歌德挥了挥手,道:“走,我们去清点战利品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斩下了科索尔的头颅,并吩咐一名毁灭者道:“火葬了吧。”

    毁灭者们随即挖了一个大坑,将这对父子扔了进去,然后置入易燃柴木,点燃,火葬。

    一行人再次进入山寨,并来到了科索尔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科索尔的办公室布置得十分朴素,最值钱的除了他的办公桌和椅子,就只有墙上的一张油画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幅描绘幸福家庭的杰出画作,背景应该是科索尔儿时的一家四口:年轻时候的科索尔,他的父亲,他的弟弟,和他的继母。

    温暖的阳光下,科索尔和他父亲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只是另外两人的脸被刀划破,被黑暗魔法腐蚀,很难再看清楚他们的模样。

    歌德看了一会油画,眼前仿佛浮现出了自己的影子,他沉默许久,也想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在自己穿越过来之前,歌德和科索尔一样,他也曾是克雷曼沙伯国的终身子爵,且是伯爵爵位的有力继承者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只是一条流浪在异位面的野狗,一点一点舔舐着伤口,一点一点汲取着营养,渴望变强。

    如果科索尔能成为黑暗魔导师,那么他就能掌握自己的命运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尸骨无存,甚至连复仇都要假手于人。

    而自己,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能掌握一个甚至更多位面,能够完全开发自己的血统力量,能够获得更多强大追随者的效忠,那么那些曾失去的东西,也能亲手拿回来!

    如果说人生是一座天平,若想这天平不要向失败一侧倾斜,那就必须在胜利一端添加砝码。而强大的实力,才是能在左右人生天平的最重砝码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歌德将油画摘了下来,看到墙上的一个钥匙孔。只要将钥匙插进去,机关就应该被打开,就能找到黑暗魔法的相关资料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。”爱德华突然提醒说。

    歌德点点头,将科索尔赠予的那把水滴形银坠交给了毁灭者1号,命令道:“1号,等我们出去后,打开这个机关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,长官!”

    这时爱德华提议说:“交给我吧,呵呵,一个小法师设置的机关可能会伤到毁灭者,但绝不可能伤害到我的。”

    歌德深深地看了爱德华一眼,表情凝重地说道:“不要小看任何人,你怎么知道科索尔设置的机关,一定出自他自己之手呢?也许这个机关来自某个传奇法师之手呢。我可以承受一台毁灭者的损失,但绝不能失去你。”

    爱德华听后,不由得微微一愣,随即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:“头儿,你也太谨慎了,就这个世界的力量水平,我受伤的几率不超过百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,也不允许你冒险。现在我的话就是命令。”

    歌德的语气平静,却也带着不容置疑的决绝,几乎不给人商量的余地,爱德华只好摊了摊手,表示服从命令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陆续离开了科索尔的办公室,只留下1号原地待命。确定所有人都退出了安全距离后,1号将钥匙插了进去,然后转动,紧接着便是“嘎嘚”一声。

    伴随着隆隆的机关响动声,办公室东面的墙壁自行裂开,露出了一座书橱,书橱里除了摆放着几本笔记外,还有一枚破旧的戒指。

    “这一定是记录魔法心得的笔记本了,那枚戒指是什么?”透过阿诺的投影,阿泰看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至少看起来没有机关。”歌德道。

    “经过1号的检测,纸页上没有涂毒,也没有机关,戒指只是普通的戒指。”阿诺说着,投影中也显示出了1号快速翻阅笔记本的画面。

    歌德点点头,说道:“看来没什么问题,我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进入后,南丁格尔便将笔记本收入了她的天使背包中,以供闲暇时间阅读学习。

    歌德则是凝视着一枚破旧的戒指,心中疑惑不已。

    这枚戒指看起来平平无奇,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它既然出现在这儿,肯定有它存在的价值,只是它的价值体现在哪?它是魔法道具,还是单纯用来寄托感情的信物?

    带着这个疑问,歌德将戒指收了起来。
为您推荐

@第八区 . http://www.dibaqu365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第八区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