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第011章 南丁格尔的精神
字体设置
小提示: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
    歌德和老门萨达成交易后,在歌德的建议下,双方将交易的内容和结果形成了书面文件,并且各自签字,一式两份,双方各存一份,类似于企业间签订的合同。

    完成了这最重要的一步后,歌德婉言拒绝了门萨的邀请,离开了男爵府。

    南丁格尔笑眯眯地看着玛丽,说道:“接下来,我们该履行我们之间的小约定了,玛丽夫人。”

    玛丽死死盯着南丁格尔的脸,此时她心中积蓄的愤怒多到无以复加,可她偏偏不能对南丁格尔发泄出来,因为她自忖惹不起玛丽身边的这两个男人,更惹不起门萨男爵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。”玛丽强压着怒火,冷冰冰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有3个要求,你务必以最高的标准贯彻执行。”

    “哼,好…你说。”

    南丁格尔伸出了食指:“第一,向我道歉。”

    玛丽一愣,她原以为南丁格尔会提出多么苛刻的要求,没想到第一个要求竟如此简单,唯一一点需要些技术含量的,是自己在道歉时,要如何表现才能显得真挚诚恳。

    于是她低下头,抿着嘴唇,真诚地说道:“南丁格尔小姐,我错了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南丁格尔皱着眉头,一脸无辜的表情:“你在说什么?大声点,我听不见。”

    于是玛丽将声音提高了些:“对不起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声点,我听不见。”玛丽叹了口气,道。

    玛丽终于忍无可忍,冲着南丁格尔大吼道:“对不起,我错了!”

    “你吼那么大声干嘛?”南丁格尔一脸嫌弃地看着玛丽。

    玛丽深吸一口气,强颜欢笑道:“南丁格尔小姐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原谅你…等等,为什么这么好笑啊?哈哈,哈哈,哈哈哈哈…”南丁格尔说着,抬起头看着繁星与夜空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玛丽紧紧抿着嘴唇,强行在脸上挤出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南丁格尔笑完后,又说道:“嗯,第二个要求,你既然是曼德尔夫城知名的医生,那你应该有一座自己的诊所吧?你的医术太差了,完全没有行医的资格,现在将这所诊所和诊所内的一切都转让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玛丽握紧了双手,她现在非常想在南丁格尔脸上狠狠打上一拳,将她的牙齿打掉,将她的鼻梁打断,将她的脸打成一个猪头,并坚定决绝说出一个“不”字!

    但她不能,因为南丁格尔正在欣赏男爵府邸大门上的浮雕,那浮雕既不美观,也没有艺术价值,但她就是看得津津有味。她哪里是在欣赏浮雕?她是在警告自己,其用意就是籍着门萨男爵对自己施压!

    一想到门萨男爵残忍狠辣的手段,她就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最终,求生欲迫使她低下了头,她自闭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还是很守信的嘛。那好,第3个要求,我让你现在就离开曼德尔夫城,永远不要让我再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连赖以为生的诊所都不属于自己了,那么留在这还有什么意义?这一次她干脆利落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于是一行人来到了玛丽的诊所,玛丽将房契和钥匙交给了南丁格尔。南丁格尔翻开房契,直接划掉了玛丽的名字,并用斯拉夫文字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就此,这座诊所,以及诊所内所有的一切,都成功转让给了南丁格尔。

    看着房契上自己被划掉的名字,玛丽明白,自己是时候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玛丽落寞的背影,南丁格尔笑眯眯地挥动着手:“拜~拜~我亲爱的玛丽夫人。”

    歌德坐在一张椅子上,翘起了二郎腿,悠然自得地欣赏着诊所的装潢,这是典型的斯拉夫风格。不得不说,玛丽这老女人虽然很讨人厌,但审美还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爱德华则很安静,默默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歌德问道。

    爱德华没有说话,只是走近了一间书橱,鼻子不断地翕动着,似乎努力想嗅出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书橱后面藏着人。”爱德华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藏着人?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歌德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我在这书橱周围,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。”爱德华沉默了一会儿,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血腥味?”南丁格尔先是有些惊讶,然后又是毫不意外的样子,咬牙切齿道,“我早就看出来这老女人表里如一,不是什么好人,她私下囚禁别人虐待别人我一点都不意外。”

    歌德走到书橱面前,双手贴在左侧,用力一推,沉重的书橱就好像一道回转门一样被慢慢推开,露出了一条盘旋向下的阶梯隧道。

    爱德华死死盯着那条漆黑的隧道,颤抖地说道:“血腥味…就是从这隧道里…传出来的…妹妹…给我药…现在…快!”最后一句,他几乎是吼了出来!

    在吃下南丁格尔的胶囊后,爱德华的脸色变好了一些。刚刚那一瞬间,他只差一点就抑制不住嗜血渴望,放手大杀了。

    歌德弹出打火机,点着一根羊脂蜡烛,道:“我们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盘旋隧道并不深,在走了大约40级阶梯后,三人来到了一间密室,准确说,是一间囚牢,里面囚禁的,全部是20岁左右的年轻女性。

    歌德的眼睛突然睁大,倒是昂有兴致地欣赏起这些女孩来,不得不说,她们很美,美的却不尽相同,风格各异,每一个都有自己独特的美丽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金发碧眼,身材高挑丰腴,举止间都仿佛透着一种熟透了的风情万种;另一个则黑发白肤,精致温婉,瞳色是动人的猫眼绿,黑长直的头发凌乱地散在背后,浑身上下散发着优雅的贵族气质;其他女孩也很漂亮,但相比之于前两位,逊色了不止一筹。

    她们都是很美丽的女孩子,每一个都有不同的风格,唯一相同的是她们的双手双脚都上了铁镣铐,肌肤上布满了伤疤和烫痕,有的伤口甚至化脓,有的还在流血…很显然,刀割,滴蜡,火烧…她们都受过最残忍的虐待。

    而施虐者,毫无疑问,就是玛丽。

    看着这几个伤痕累累的女孩,南丁格尔慢慢低下头。垂顺下的发丝遮住了她眼神的表情,使你感受不到她的心绪,但她的拳头紧握,甚至指关节都在嘎吱作响!流淌在她体内的堕落天使之力,也在她情绪的感染下转化为负属性,此刻一旦倾泻,势必将融化她面前的一切!

    “救救我…求求你!”金发碧眼的丰腴女孩用微弱的声音呼唤道。

    南丁格尔走到女孩面前,指尖凝聚出一缕负属性力量,轻触在铁镣铐上,镣铐随即如阳光下的坚冰,缓缓融化起来。

    歌德则走到其中一个女孩面前,用自己的佩刀斩断了镣铐。

    爱德华则离开了这里,出去透透气。并非是他冷漠不愿施以援手,实在是因为这儿的血腥味实在太浓烈了,浓烈到再过几分钟,被压制的嗜血渴望就会彻底爆发,那些美丽可口的女孩,都会被他吸成干尸。

    在将女孩们身上的镣铐解开后,歌德和南丁格尔将女孩们都扶了出来,并对流血和化脓的伤口进行进行了简单的处理,暂时阻止了恶化,至于康复,那要看6小时后的检查结果了。

    夜深了,南丁格尔为女孩们盖好了被子,然后坐在椅子上,双手环抱着膝盖,睁大眼睛,遥望着无垠的星空,沉默无言。

    “你实在是很善良啊。”歌德看着落寞的南丁格尔,突然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呵呵,其实,每位真正的医生都有一颗慈悲之心。”南丁格尔说着,又看了一眼那些可怜的女孩,忍不住问道:“队长,很抱歉我擅作主张救了她们…你打算怎么处置她们?”

    歌德反问道: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南丁格尔低下头,落寞地回答道:“也许,最妥善的办法是杀了她们吧,毕竟我们在异位面,我们是殖民者,是入侵者,每个土著都是我们的敌人…我不能让我的慈悲之心影响了我们的殖民计划,甚至害了我们…唉,队长,你说,我是不是心太软了?”

    听到南丁格尔这样的回答,歌德反而觉得很欣慰,道:“你做的完全没有错。你救了门萨的儿子,那么门萨就成了我们的朋友,你救了这几个女孩,那么她们也会成为我们的人,甚至会追随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南丁格尔落寞的眼神突然有了光彩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在安慰你吗?别傻了孩子。”歌德撇嘴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南丁格尔一扭头,道:“你这种男人,永远都不会有女孩子喜欢!”

    歌德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南丁格尔又不安地说道:“虽然这一次我没做错,但我真的害怕有一天,我的善良会害了你们…唉,我是圣母吗?我真的很害怕成为被人们嘲笑的圣母。”

    歌德想了想,道:“你是个聪明的姑娘,你知道吗?善良不应该被嘲笑,因为善良从来都没有错,你更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南丁格尔握紧了小拳头,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歌德点了点头,又问道:“那你知道,该如何界定善良和圣母吗?”

    南丁格尔一愣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选择无条件去救一个人的时候,你是善良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当你知道你救的那个人是我们的死敌、或者大奸大恶根本无可救药,你仍选择救他…那你就是你最讨厌的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南丁格尔思索了很久,终于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…我会仔细鉴别我救治的人,如果他执意要伤害我们,那我不仅不会救他,还会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!”

    歌德一副“孺子可教”的表情,道:“悟性不错哦,晚安,南丁格尔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晚安,讨人厌的老家伙。”

    南丁格尔说完,就打着哈切走进了诊所的主卧室。
为您推荐

@第八区 . http://www.dibaqu365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第八区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