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第009章 训练有素的医生II
字体设置
小提示: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
    玛丽想象着虐待南丁格尔的场景,一刀一刀划破她的肌肤,看着鲜红的血流淌下来,染遍全身,光是想象便就让她兴奋到浑身颤抖。就在这时,突然有人问道:

    “老娘们,你就只会用嘴欺负一个小姑娘吗?你说她治不好门萨公子的病,难道你就能治好吗?”

    提问的,正是歌德。

    玛丽浑浊的眼睛恢复了清明,缓缓收敛了笑容。面对歌德极具针对性的问题,她神色自如回答道:“疾病治疗是一个极其精细而又复杂的医疗过程,在此期间任何小概率的事件都有可能发生,更何况是治疗棘手的黑暗魔法感染症?真正专业的医生,是从不会说自己有百分之百的成功率的,除非她是个骗子。”

    在斯拉夫语中,他和她的读音是不一样的,玛丽偏偏把“她”这个字咬得很重,那么她在针对谁,就不言而喻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我妹妹是骗子?”爱德华眯着眼睛,面无表情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是你妹妹吗?不要误会,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。“玛丽毫无诚意地回答道,“但你也听到了,这个小姑娘不是刚刚才说过自己能治好门萨公子吗?既然如此,那么就让她试一试好了。但不论成功还是失败,我和她,都应该履行约定,不是吗?”

    爱德华的发丝突然无风自动,瞳孔深处忽地掠过一道黯红,文静稚嫩的脸上更是绽开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。此时的他看上去单纯无害,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这是他行将放手杀人的前兆,也许下一秒钟,安静祥和的会客厅便会变成血腥残酷的屠宰场!

    周围所有人都露出了畏惧的表情,玛丽则尤其害怕,她有这种战栗地看着爱德华,颤抖着问:“你…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歌德伸手拦住了即将暴走的爱德华,他低声提醒道:“冷静点爱德华!难道你还看不出来,她是演戏给这个老女人看吗?”

    爱德华的眼神迅速恢复了先前的清澈与宁定,他稍微思考了一下,便迅速想通了其中的关节。

    看着爱德华安静下来,歌德不禁松了一口气。就在刚刚,歌德在爱德华身上感受到了如冰洋海水般寒冷的杀气,开始如浪潮般四下蔓延,如果不自己及时提醒他,他恐怕已经放手大杀了。

    爱德华收敛了杀气,而他周围的人表情也逐渐放轻松起来,玛丽则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南丁格尔凝视着玛丽,玛丽也转头注视着南丁格尔,双方就这样对视着,如此许久,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老奸巨猾啊,只可惜…”南丁格尔突然说道,她脸上的阴霾与不安迅速消去,取而代之的是足以感染任何人的自信与微笑,那一瞬间的气质变化,简直就是天翻地覆!

    南丁格尔走到玛丽跟前,微微低头,用只有彼此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声说道:

    “你上当了!”

    玛丽突然突然意识到什么,难道她在示弱,有意识地引导自己和她打赌,一步一步引诱自己落入到她布下的语言陷阱中?!

    这不可能!她看起来只是个15岁大的孩子,怎么会有这样的心机?又怎么会有这样的医术治好黑暗魔法感染症这样的顽疾?

    莫非,她是牧师,或是高等级魔法师?

    这更不可能,如果真的如此,她没必要隐藏自己高贵的职业,而是以相对低贱的医生身份示人,这完全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哼,我就等着看你出丑的好戏了!

    这时会客厅正门突然被推开,一个脊背有些佝偻的男人走了进来。他两鬓斑白,前额上布满了抬头纹,弯曲下垂的眼眸更是流露出浓浓的疲惫和忧伤,看上去就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。

    歌德静静注视着对方,不仅是他的脸,还有他的身体,他走路的姿态,他穿衣的风格,以及种种每个细节…眼前这个男人,可能是他未来一到两年,最主要的敌人。

    他必须铭记于心。

    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门萨男爵,既然你们出现在这里,那我就默认你们是应诊的医生。现在时间宝贵,就不客套了,你,还有你,随我来看看孩子的病情。”门萨男爵一边说着,一边指了指座位最靠前的两个医生。

    两个被点到的医生对视了一眼,然后便跟着门萨男爵去了小门萨的卧室。

    在看过小门萨的病情后,两位医生都表示束手无策。男爵微微点头,示意管家将两个亚麻钱袋分别递给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无论结果如何,我都对你们抱有最真诚的谢意,这是我个人一点小小的报酬,里面有一些银币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医生倒是一点都不客气,接过钱袋后掂量了一下分量,不禁大喜过望,这袋钱不仅够他们回家的路费,甚至还有富余。

    “谢谢您,慷慨的男爵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再见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时间的流逝,会客厅里的医生越来越少,最后只剩下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这时男爵的管家进入了会客厅。他将一截流血的断手抛在地上,然后拿出一条手绢,不断擦拭着指间的鲜血。

    迎着众人诧异的目光,管家淡淡说道:“不要误会,一个骗子冒充医生,想骗取任务奖励,不过被男爵大人识破。做错事总要付出的代价,所以砍断一截手臂,以示惩戒。”

    闻着弥漫在空气中淡淡血腥味道,爱德华深吸一口气,强行压制住了嗜血渴望。对于他来说,这点并不难办到,毕竟他刚刚才吃过胶囊。

    只听管家继续说道:“在男爵大人心中,医生是神圣的职业,是天使在人间行走的化身。男爵大人是很欢迎列位医生的光临的,但为了门萨公子的病,如果有什么庸医想要浑水摸鱼,后果只会比刚刚更加严重。所以…”

    管家停顿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所以,我个人奉劝列位一句,如果对自己的医术不自信的话,还请你马上离开,不要耽误门萨公子的治疗。”

    一分钟后,陆续有人离开,最后只剩下了7个人。

    南丁格尔附在玛丽耳畔,微笑着提醒道:“玛丽夫人,虽然见证人只剩下5个了,但也请别忘了我们的约定,输了可不要赖账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是谁?你不可能治得好他!”玛丽恶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南丁格尔突然举手,道:“喂,大叔,看这边!”

    管家注意到了南丁格尔,然后便指了她,和她身边的玛丽。被点到的二人便随他一起去了小门萨的卧室。

    在检查过小门萨位于胸口处的伤口后,玛丽缄口不语。

    她这次来也不是没有准备,她可是花了大代价购买了一瓶圣水,目的就是为了中和感染在伤口处的黑暗魔法,但魔法已经渗入了胸腔伤口的深处,并且大规模地四下蔓延。如果贸然使用圣水进行中和,那么光是中和反应所释放的巨大热量,就极有可能烧毁小门萨胸腔深处的各个器官组织!

    这么棘手的顽疾,恐怕只有光辉之主亲自降临,才有可能治愈吧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玛丽嘴角又忍不住勾起了一抹微笑。既然亲眼见证了病情是如此严重,那么别说是南丁格尔,就算是光辉圣堂的牧师莅临,也没有半点治愈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是挺严重的,不过还有救。”在检查过伤口后,南丁格尔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玛丽微笑的表情突然就凝固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门萨男爵似闭非闭的双目猛地睁开,问道:“你能治好他?”

    “还是有机会的,看贵公子伤口的恶化程度和黑暗魔法的感染状况,还不算太严重,如果你同意的话,我们现在就可以进行手术。”

    “手术?手术是什么?”门萨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手术,是指医生用医疗器械对患者的身体进行切除、缝合等治疗,粗暴一点说就是将病人开膛破肚,然后取出内部病变的细胞组织。”南丁格尔耐心地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切除?缝合?开膛破肚!”玛丽忍不住站起来,近乎吼叫地问道:“你他妈在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也难怪玛丽会有这个反应,毕竟南丁格尔对“手术”这个名词的解释可以说完全颠覆了她的医学常识,这个时间点的费伦位面正处于中世纪晚期,此时在人们的认知中,开膛破肚从来都是杀人的技法,而不是救人的手段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开玩笑,我是在很认真地对患者进行诊断,而且,我的诊断是不会错的。”她一边说着,眼角的余光又瞟了一眼玛丽,淡淡说道:“看你的反应,是不希望我治好门萨公子的病了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真正训练有素的医生,是不会被旁人的态度左右情绪的,南丁格尔更是如此,她温润清澈而又深邃的眼眸始终古井不波,一如晴天下的纯净大海,蔚蓝平静。

    看着南丁格尔宁定平和的表情,门萨男爵沉默了许久,突然想问道:“你有多少把握能够治好我儿子?”

    “如果大人你同意手术的话,那么,至少7成。”

    “7成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至少7成。但如果是其他方法的话,成功率只有0.235%。”南丁格尔回答说,为了增加说服力,她甚至将一个百分比的几率精确到了小数点后3位。

    “好,我同意,现在就安排手术吧。”门萨断然说道。

    玛丽阴恻恻地看着南丁格尔的侧脸,又忍不住说道:“男爵大人,您是不是应该再考虑一下?她只是一个小姑娘而已,什么都不懂,竟然说要开膛破肚?这根本不是治疗,而是**裸的谋杀!”

    门萨斜睨了她一眼,说:“你话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这一句,便从墙上取下了一把短刀,不断用一块手绢擦拭着锐利的刀锋。

    虽然意识到自己该闭嘴了,但玛丽还是忍不住再说些什么。只听门萨说道:“我已经砍断了一个骗子的手臂了,不介意再割下一个嚼舌妇的舌头。”

    玛丽喋喋不休的嘴巴突然定格,最终彻底闭嘴。

    南丁格尔说道:“我需要一张平板床,一盆沸水,一盏油灯,沸水要随时在5秒钟内得到更换。”

    在男爵的示意下,管家将所有南丁格尔需要的物品都提供妥当。

    南丁格尔看了一眼小门萨,一边温柔的说道:“小弟弟,你躺在这儿,我们可以开始了。”
为您推荐

@第八区 . http://www.dibaqu365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第八区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