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第003章 染血之夜
字体设置
小提示:部份章节需要浏览器退出阅读模式才能完整浏览
    歌德选择巴哈姆特作为自己的信仰神祗,是有多方面原因的。

    第一,他力量弱小,亟待恢复力量,而这个时候歌德的出现,对他而言,就像是沙漠中的清泉。

    第二,巴哈姆特是第二魔界最强大的神祗,甚至在整个位面宇宙,都是排名三甲、甚至曾长期稳定第一的存在,所有对他的投资,都会获得远超其它神祗所能给予的回报。

    第三,巴哈姆特是神中领袖,被称为“众神之神”,它是曾开创“诸神盛世”的王者,所以他并不拒绝其它神祗的存在,所以在殖民过程中,遇到来自殖民位面本土神祗的阻力将大大削弱。

    第四,巴哈姆特是整个位面宇宙中,最公正、最真实的神祗,他不像其它神祗那样阴险狡诈,也不喜欢故弄玄虚,他也会愤怒、咆哮,完完全全的真性情,在他这里,你的付出会收获等值的信任和回报。就像他的神官在传教时所宣传的那样:

    巴哈姆特的教义只有2条。

    公平。

    公平。

    还是他妈的公平。

    而在游戏中,巴哈姆特也是人气最高的神祗之一,玩家们亲切地称他为“爸爸龙”、“龙牧之”。

    既然成为了巴哈姆特的代言人,歌德也投桃报李:在歌德的介绍下,阿泰成为了巴哈姆特近100年里第一个信徒。

    洗礼仪式十分简洁,歌德只是咬破食指,鲜血化成一缕火焰缠绕在指尖,然后在阿泰的额头轻轻一点,传火仪式就完成了。

    “阿泰,你有什么感觉?”歌德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从来不相信神的存在,但现在,我感受到了…巴哈姆特,那个伟大的神,他真的存在,他在注视着你我…”阿泰的话语间充满了难以置信的虔诚,眼神也前所未有的温顺和平和,这还是曾经那个血管中都流淌着愤怒、永远无所畏惧的野兽阿泰吗?

    “啊~”舒畅的呻吟声从心底传来,每一个音节都迸发着发自内心的喜悦与满足,“多么纯正的信仰之力啊,已经多久没享受到这种力量了呢?十年?二十年?还是一百年?我记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歌德耳畔又传来巴哈姆特威严的声音:“魔裔,我感受到了这位信徒的虔诚,希望你能再接再厉,继续将我的福音,传播到宇宙的每一个角落!”

    呵,想全宇宙传火?这老龙的野心可比实力大太多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歌德发现在自己信息面板的右上角,缓缓凝聚出了一个透明的龙型水晶杯,而在杯口之上,一颗漆黑如永夜、粘稠如鲜血的液体滴落下来,在龙杯的杯底溅起了一朵黑色的血花。

    这滴黑血,就是来自巴哈姆特的神恩。

    既然洗礼已经结束,歌德和阿泰必须尽快离开,对于巴哈姆特这个曾经至强的神祗来说,哪怕他现在再弱小,行事再隐蔽,也很难说不会被绯红女神所察觉。

    “记住,阿泰,要忘记刚才发生的一切。”歌德表情严肃地提醒着阿泰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爷,刚才发生了什么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阿泰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之后,二人便来到市场。经过歌德的反复筛选,购买了一批最好最优质的魔鬼稻的种子、绯月树的树苗,这花去了他很小一部分的资金。

    魔鬼稻,这种原产自魔界魔鬼海的农作物已经成了所有农民的最爱。它可以在最严酷的环境下成活,不仅生长周期短,产量丰富,而且最重要的是…其蕴涵的成分可以悄无声息地改变饮食者的基因结构,使之向魔裔的方向靠拢。

    绯月树则是第二魔界常见的树种,生长速度极快,两年便可成材,无需太多料理便可成活。其根系在扎入土壤后,可以缓慢地改变周边土质成分结构,使其更符合魔界植物的生长。

    不论是魔鬼稻还是绯月树,到了次级位面都将会是强势物种,轻而易举便可掀起一场物种入侵,影响破坏原有的生态结构,并形成新的近似于魔界的物种群和环境。当然,要想完全构造魔界环境还需要考虑到物种多样性的问题,未来歌德还会移植更多的魔界植物。

    同时,二人还买了1个月的5人份口粮,包括干粮、蔬菜、肉类和换洗衣物等补给,还有铠甲刀剑弓弩箭矢、便携式帐篷,以及两辆货运马车,和两匹专门用来拉车的魔骡马。

    这花去了他小金库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此次要抵达的目标位面,科技水平仍停留在冷兵器晚期,剑与魔法是主要的战斗方式,火药虽已出现,但完全达不到使用要求,更别说机械用的燃料。所以热武器根本得不到弹药补充,发动机待到燃油耗尽就是废铁,冷兵器和骡马运输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物资采购齐备后,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招募追随者。追随者是位面殖民者的核心力量,强大的追随者更是能让你在位面殖民中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歌德来到斯特兰尔第一商业仓库,在付出一点魔界通用货币后,便将所有的物资都寄存下来。

    空间裂隙并不会一直存在,歌德经过裂隙管理局时看了一眼公告栏,距离裂隙闭合还有两到三天时间。接下来,他准备去贫民区招募一些追随者。

    在踏入贫民区后,歌德便闻到了一股恶臭的味道,原来是路边的一个垃圾桶附近堆满了垃圾,四周流淌着污水,几只小魇猫在垃圾堆里翻找着什么,发现一根骨头便开始了激烈的争抢,然后一溜烟地消失在了街道尽头。

    穿过了两条街道,二人便来到了余晖酒馆。在游戏开始的初期,殖民家的追随者主要是从酒馆中招募的,品质普遍较差,但也有极少几率招募到极品追随者。

    酒馆里光线昏暗,吊在天花板的顶灯只有两盏亮着,墙壁上绘画着大量涂鸦,在其中,歌德甚至看到了“赛丽亚我爱你”这种告白…紧接着后面又用其它字迹接上了一句“赛丽亚当妈了,我是爸爸”…最后又有人用第三种笔迹接上最后一句话:“我靠你妈”。

    歌德穿过了醉人的酒精味道和缭绕的烟雾,来到吧台点了两杯黑啤酒。他将一杯递给阿泰,举着另一杯酒环视四周,寻找着有价值的敬酒对象。

    酒馆的中间是一张赌桌,周围聚集着赌徒和看客,不时间传来阵阵喝彩和声声哀嚎,有输就有赢,很明显在那儿正进行着一场赌博。

    “又输了,不玩了!”

    歌德瞅准一个赌徒离开的时机占住位置,赌桌上开始了新一轮的赌博。

    “10块。”

    “吝啬鬼,我20。”

    “切,30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。”

    “跟。”

    “跟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算了,不跟。”

    “跟。”

    赌徒们陆续揭开底牌,最后是一个脸色苍白的银发少年取得了胜利。

    “该死,为什么又是他赢?”

    “见鬼,爱德华,你他妈是不是耍诈?”

    “这个孩子根本就没输过!为什么?”

    面对对手的质疑,那个名叫爱德华的银发少年没有争辩,只是用干净苍白的手将所有人的钞票揽在自己面前,整个过程就如那少年的气质一样安静,几乎没有发出一丝声音。

    竟然…是他!

    歌德的目光锁死在那个干净少年的脸上。

    这是个潜力评价S级的无主追随者!不论游戏版本如何更新,多少强大的追随者先后涌现,他都如露出海面的礁石,始终没有被浪潮淹没!

    他想好了,无论如何,都要将他争取到手!

    又是一轮赌局…

    又是一轮…

    又一轮…

    一轮…

    最后的赢家,始终是那被称为爱德华的少年。

    歌德看着少年面前越来越多的钞票,不禁为他担心起来:很明显这个爱德华赌技不错,但稍有经验的赌徒都知道见好就收,或者赢多输少的道理,虽说一直赢钱一直爽,但大家出来混,不要面子的吗?可这个少年丝毫不给面子,他竟准备将所有对手都剃个光头!

    果然,两个脸上纹着刺青、挂着刀疤的肌肉大汉在不知不觉间站在了爱德华身后,腰间还别着短刀,眼睛不断瞟向爱德华面前的钞票。

    歌德马上冲阿泰使了个脸色,阿泰会意,不动声色地站在了那两条大汉身后。

    在爱德华的桌对面,一个叼着卷烟的斜刘海大块头深吸一口气。他摸遍全身上下所有的口袋,除了嘴里那副发黄的假牙还有点价值外,就只有脚底板下还有一枚散发着酸臭味的铜板了。但很明显,所有的这些加一起也不够下一轮的赌资。

    他死死盯着爱德华俊美的面庞,一口气将烟卷吸到了尽头,然后将剩余短短一截过滤嘴弹到对方的脸上,冷声问道:“我没钱了,怎么样?借我500块吧。”

    早已有人对爱德华产生了不满,但一直忍而不发,终于见有人发难,便急不可耐地附和道:“小男孩,借500块给乌鸦哥啊,算是孝敬长辈咯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歌德注意到爱德华的手竟有些颤抖。他没有抹去脸上的烟灰,而是先将钞票叠起,卷成一卷,放进口袋里,然后停顿了许久,方才喘息着回答道:

    “我…没有…钱。”

    爱德华的这一举动让乌鸦觉得自己遭到了戏弄,他破口大骂道:“没钱?没钱老子就掰断你的手指!”

    被称为乌鸦的男人面目狰狞,用力将赌桌掀翻!纸牌、铜板和钞票翻飞到半空中,旋即坠落,引起一阵哄抢。混乱中,那两个肌肉大汉掏出短刀便想动手,但就在这掏刀的眨眼间爱德华便不见了踪影!

    他去哪了?

    正当二人错愕间,两条强有力的臂膀便扼住了他们的脖颈,紧接着错力一扭,伴随着骨骼断裂的嘎吱脆响,这两个家伙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,便被扭断了脖颈,彻底失去了呼吸!

    阿泰胳膊一松,两具高大健壮的尸体便歪歪斜斜躺在了地上。在做掉这两个家伙后,阿泰远离了尸体,同时警觉地巡视着周围,只见余晖酒馆已然混乱不堪,不断有人在顺手牵羊后逃出大门,看来距离警务人员的到来也不久了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爱德华当然没有消失,而是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冲到了乌鸦面前!他手中多出一个玻璃啤酒瓶,里面还残存着小半瓶酒。看着爱德华手中的酒瓶,乌鸦的瞳孔瞬间收缩成一点。他怎么也想不到,这个看似柔弱的俊美少年竟然有是如此堪称鬼魅的速度,而他根本来不及反应!

    爱德华面朝乌鸦,血红的唇微微勾起,绽放了一个无邪的笑容。但下一秒,只听“pia”的一声,啤酒瓶便在乌鸦的脑袋上开了花,皮开肉绽间,隐约可以看到伤口下森白的颅骨,而酒浆也和着血液一齐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那抹刺眼的鲜血在地上流淌成一道血线,爱德华的喉结不禁动了动,清澈的眼眸流露出极度嗜血的渴望,并在一瞬间染满了深红!

    那双眼睛…

    看着爱德华那双深红之眼,歌德终于确定了他的身份。他捡起两块酒瓶碎片,精准地掷向那两盏顶灯的灯泡。

    啪!啪!最后这两盏能够发光的顶灯熄灭了,酒馆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黑暗,如同夜幕降临。

    黑暗近乎无光,只有两点刺眼的红莹,仿佛里位面恶魔的眼眸,贪婪而又冰冷地扫视着周围的一切。在这一刻,所有人都感觉,自己仿佛变成了猎物,被这双眼睛盯住了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血涌的琼响。

    “啊啊!!”

    凄厉的哀嚎!

    “嘎吱~”

    骨骼的刮擦!

    惨叫声迅速变得微弱,取而代之的粗糙的骨骼刮擦声清晰地回荡着,每一声嗡鸣都是如此突兀刺耳,不断地刺激着每个人的耳膜。黑暗中,只有两点血腥的红莹,在视野中变得越发闪耀。歌德明白,这是爱德华用酒瓶碎片割断了乌鸦的喉咙,而因用力过大,甚至切割起了对方的脖颈骨!

    血腥味勾起了他的**,他已经到了失控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忍住那**!快走!”歌德大喊道。

    在听到这句莫名其妙的提示后,那双红眼先是闪过一丝迷惘,然后目光变得决绝,最后迅速褪去了血色,隐没于黑暗中。

    混乱仍然在持续,嘈杂的声音不绝于耳,待到一盏能量灯被点亮时,有人注意到,那个银发少年爱德华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唯独乌鸦的尸体在鲜血的浸染下静静躺在地板上,几乎被割断的脖颈呈现出一种扭曲的弧度,只有半片皮肉还勉强连接着头颅。

    同时消失的,还有歌德,以及阿泰。
为您推荐

@第八区 . http://www.dibaqu365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第八区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